开口的是唐立孝,他似笑非笑地扫了眼桌上那雪花花的十锭百两银子,接着又似笑非笑地看着唐栓和老张氏,眼里的意思不言而喻。

  老张氏本就因为分家的事情心里不痛快,见唐立孝还敢找茬,顿时一拍桌子怒吼道,“老二,你这是啥意思!你是以为你爹和我藏私了不成!是,你爹和我没把所有钱拿出来,还有几吊铜板和碎银子,这些你爹和我留着没拿出来。那是想着那些铜板和碎银子不好分,这才没拿。

  咋的?就这样你还不满意,是不是要我们两个老的把身上的肉割下来,给你啊!”

  田里正和木村长看向唐立孝的眼神也有些不赞同,村里一般人家也就只能有个几十两的存银,如今唐家能有百两银子的家底,这真心不少了。以前一直听说唐栓和老张氏两个偏心小的,现在分家,他们能不藏私地把所有家底都拿出来,这真心是很不错了。

  老张氏骂唐立孝,赵氏立即不干了,她也不跟老张氏硬怼,只是冷笑地指着桌上的百两银子,“娘,我当家的可没说错,这一百两银子就是少了!我给你算笔账啊,不说咱们田里产出的,还有我们那么多年交到公中的钱,这些全都对不上!

  我们二房每个月也能上交个两三钱银子,大房更多,因为大哥可是被你们逼着——不对,看我说的啥话,啥叫逼,明明是大哥自愿孝顺爹和娘,乐意交九成银子。”

  赵氏说着,抬手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子,一脸歉意,但是从那双眼里真看不出啥歉意。

  唐晶晶立马开口,“什么自愿孝顺,我爹就是被逼的!我爹当时也只想交五成钱,是奶对着我爹又打又骂,说我爹不孝顺,自私,否则不会私藏钱,硬生生逼着我爹交九成的钱!”

  唐立仁忽地看了眼唐晶晶,眼神淡淡,却含着丝丝打量,他是真的惊讶唐晶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。虽然从周氏和老张氏的嘴里早就听说唐晶晶变了很多,但他到底没有亲眼见过,所以不好说什么,但是如今真是见识到了。

  唐立忠气得满脸通红,对着唐晶晶怒喝,“你闭嘴!是我心甘情愿把钱给娘的,都是我自己乐意的,娘啥也没做!”

  老张氏愤怒的神情隐隐有些好转,难得给了唐立忠一个好脸色。

  唐立忠得了老张氏的好脸色,激动地连手也不知道往哪儿放了。

  唐晶晶瞧着唐立忠那没出息的样子,差点没生生晕倒,唐立忠真是太没出息了,老张氏给张好脸,就能屁颠屁颠凑上去,真是没出息!看来他调教包子爹的道路真是道阻且长!

  赵氏又接着开口,“无论是我们大房还是二房交的钱都不是最多的,三房交的才叫多,大约一两个月就能往公中交个十两银子。我算了算,三房一年起码能给家里交个百两银子。”

  田里正和木村长都震惊了,都说唐家老三做生意赚了不少钱,但他们大多也只是听说,不曾亲眼见过。但是今天他们算是见识了,一年就能往公中交个百两银子,唐家老三这得赚了多少啊。

  察觉到田里正和木村长震惊中带着打量的眼神,唐立仁只当没看到,他这赚的钱虽说多,但是也不算太多,比起啥大地主,富绅的,那就差远了。

  “你们不要吃,不要喝!一大家子,那么多张嘴,你们不用吃啊!还有每年都要交税,茶米油盐酱醋茶这些不用花钱啊!你咋光看得到钱,看不到要花的地儿!”老张氏尖着声音反驳。

  这回赵氏没开口,接棒的是唐立孝,“嗯,娘说的很有道理,不能只看到进来的银子,还得看看这出去的银子。”

  老张氏的脸色好了,她以为自己镇住唐立孝了。

  “但是这出去的银子好像也对不上。家里的吃喝,说句实在话,我真看不出需要花多少银子。家里每顿吃的都是啥,棒子粥,窝窝头,顶多再加点自家腌制的咸菜。每次只有老四回来,家里才会去割肉。当然这做好的肉,大多也是老四吃了。老四,这点你不会否认吧。”

  被唐立孝指出的唐立义面色瞬间爆红,如果只是当着自家人的面,唐立义还不会如此,问题是田里正和木村长两个也在。

  老张氏哪里能容许他的心肝宝贝儿小儿子被唐立孝指着鼻子骂,当即爆发了,“老四读书辛苦,你们都是亲兄弟,老四每个月才回来几天,多吃点肉咋了,你连这么点小事也不愿意容老四,你说说你的心咋那么毒啊!”

  唐立孝嘴角一抽,“我也没想为了一点肉跟老四计较。不过要说老四辛苦得吃好的,那瑾睿不也一样读书,他也得吃好的不是。我也没看瑾睿每天吃得有多好,用得有多好,结果呢,瑾睿考试得第一!头名案首啊!多厉害!老四呢?吊尾巴考中秀才。要说老四还比瑾睿多学了几年呢。这差距咋那么大?”

  唐立孝说着摇头晃脑,一脸不解。

  打脸!打脸!真是太打脸了!唐立孝的话简直是狠狠在打唐立义的耳光!

  “对了,现在是在说钱的事,老四读书没瑾睿好的事情先放一边。咱家吃的就不说了,压根儿花不了多少。再说这穿的衣服。里正,村长,不用我说了,你自己看看,我们唐家一家子穿的都是啥,没穿绫罗绸缎,就是普通的细棉布,别说银子了,用几吊铜板就能买到。而且你看看我们一家子穿的衣服可不新,都是穿上好几年才能换上一件新衣服。”

  不用唐立孝说,田里正和木村长长了眼睛,唐家人穿的什么,他们看得清清楚楚。

  老张氏气得浑身发抖,“你——你——你——家里有两个读书人,你说要不要花钱!你——”

  老张氏一时间气得都忘了说啥!

  唐立孝又慢悠悠道,“娘,您说的可真是太好了!不过瑾睿读书,公中可没供着,全是老三自己供着的。咱们全家供着的就只有一个,那就是老四。”

  田里正和木村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炼气五千年只为原作者凌七七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七七并收藏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最新章节